杨淑茱.自尊

2019-06-07 11:33:59

来源标题:杨淑茱.自尊

  杨淑茱.自尊 我发一封电邮给一位禅师,写第一次时,我把全部的感觉都写下,然后知道这样的一封电邮是不能寄的,因为一定有说错话的地方。第二天,我重看,觉得还是不够聚焦改了一些东西;第三天,我改了几次,最后发了一封无懈可击的电邮。这禅师心思细密和清明,我每次跟他见面对话或电邮沟通都确保自己特别清醒。我用无懈可击来形容,因为我确保内容没有任何疏漏,而且我写的内容真切和清晰的表达感受,没有情绪,我也确保我不是在维护自己,我告诉他某些事情在发生,并累积了很多小事的多年以后,他对我的看法还是没有改变并障碍到我的学习,而我也经过多年的自我观察和确定后,非常确定他对我的某些看法是有误的。我在写电邮时,注意到要很聚焦的写东西不是那么容易,所以我写完后发电邮时真的是觉得无可挑剔。其实,当时我有跟他见面,本来想要跟他当面厘清这些事,但是觉得场面不适合,更重要的是发电邮给他,他有机会沉淀和思维,而不会急着维护自己(因为可能伤到他的自尊)。我考虑很久了才决定跟他厘清一些事,因为他对有关事情的看法一直没改变,再加上我不希望类似的事件发生在别的学生身上,因为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,他们只能默默承受,不太可能像我那样的跟他厘清。同时,他是一位很敏锐的禅师,如果败在坚持某些看法的这样的习性上很可惜,我也是居于这点来跟他厘清事情。我认识他10年,跟他不是第一次亦师亦友的这样对话,但是每一次这样的事情后,大家的学习都进步。此外,多年来,如果他处理一些事有点偏误(他周围的学生比较看待他是老师的不敢给太多意见,只是遵循),我给他意见时,他会意识到并纠正过来,也会跟我致谢。我愿意跟他厘清事情的其中原因是我长期跟他接触,跟他的关系里有事情卡住并不好,此外他愿意去承担一些辛苦的事,并且能屈能伸的可以放下自尊,也愿意开放自己和成长的让我恭敬,也是原因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