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银莺:淘金这条路

2019-06-05 17:47:17

来源标题:王银莺:淘金这条路

  王银莺:淘金这条路 因为国内的薪资并不如人意,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,就有一批大马年轻人,组成一股生力军,背井离乡、前仆后继,奔赴异国他乡追求他们的富贵梦。在别人的土地上,这群“没名没份”的人,餐风宿露、节衣缩食,在既恶劣又压抑的环境中,通过出卖自己的青春与劳力,在各种工厂、园地里挥汗如雨,填补着一个又一个因为本国人不屑从事而腾出的职缺,以苦行僧的方式,三步一叩,跪求若干年后的衣锦还乡。这些人当中,有些是成功了。靠着吃苦耐劳,一天身兼数职,闯荡十多年后,终于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,实现初步美梦。趁着卅出头人还年轻,赶忙收拾细软打道回国,置了房产做起小本生意,再娶妻生子,朝发家致富之路挺进。也有天不从人愿的。有些人因为思想单纯,受到中介的吸血压榨,沦为提款机。一天薪酬300令吉,中介抽成150令吉,只余给他150令吉,扣除衣食住行,所剩无几。苦干经年,变有钱的不是他,而是另有其人。也有些“阿牛”出城后,发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于是沉溺声色犬马、吃喝嫖赌,不但把辛苦挣来的千金散尽,还倒欠一屁股债。别说存钱了,到头来还得家里打钱过去救急。还有些惹上官非的,又或是因为非法居留而被扣捕的,身陷囹圄,求助无门,家人又远在天边。怎么办?只好由在地的同乡发动众筹,募集盘缠送他回国。最悲剧的是一些人急于求成,没有照顾好身体,结果来时用走的,回去用躺的。至于躲避警察追捕、遭受工头欺压、身体无法适应气候而爆疮病倒等,这些都是小儿科,不足挂齿。在外讨生活的人,都深谙在家靠父母,出外靠朋友的道理。在陌生的国度,都是拥在一起互相取暖。在西方国家,黄皮肤黑头发的人照顾同色人种;在亚洲,中国人四海之内皆兄弟,特别关照华人;在东南亚,马来西亚老鸟罩着菜鸟。以此类推,代代相传。亲人在地球的另一端拚死拚活,他们的家人却在家乡,各种想念。今天吃饱了吗?是否入冬了?身体要照顾好啊!凡此种种的不放心,以前只能通过鱼雁往返、或是久久一通的长途电话慰藉排解,如今科技发达人手一机,按一按键钮,天涯若比邻。47个在外淘金的马来西亚人,在柬埔寨因为涉嫌网赌而失自由,令我深有感触。其实同样的剧情与苦情,每时每刻,都在世界各地轮回发生。只是少了媒体的报导,少了关注度。所以,别妄想以为去外国淘金很好赚,不过是你看我好,我看你好。(星洲日报。砂拉越。情怀大地。作者:王银莺)